淳安农药抛弃物管理已走在全县前列,农业生产资料网点支起回收

现在农业生产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可是在安全合理处理农药废弃包装物的意识上还有很大的缺陷。浙江嘉兴南湖区为了能更好的推进绿色农业的可持续发展,现在已经初步对农药废弃物包装物建立了回收体系。

10月30日讯
记者在曹庄集镇人民路的玉芬农资商店看到,店主盛水忠正在整理农药包装袋。以前,只管卖农资的他如今又多了一项业务,把农药废弃包装物收回来。

“4毛钱一只,农药瓶别扔了,我们收……”淳安惠多利浪川农资店的张小文,正在向村民宣传有关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的政策。在她经营的农资店门口,竖着一块醒目的标识牌,标识牌上的包装物回收价格一目了然,根据容量和类别不同,每只从0.1元到0.7元不等。

近年来,农业生态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田埂旁、溪流边农药废弃物堆积,残留的农药或渗入土壤,或污染溪水……这样的一幕在农村几乎随处可见,数量庞大的废弃农药包装被随处乱扔,严重破坏环境。

www.3522.vip 1

“南湖区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点”,盛水忠的农资店门口竖着一块显眼的告示牌,明确标示着4类不同规格农药废弃包装物的价格。“这些瓶瓶袋袋比普通的废品价格高出很多。”盛水忠介绍,200毫升以下农药瓶,每只0.3元;200毫升以上农药瓶,每只0.5元;50克以下农药包装袋,每只0.1元;50克以上农药包装袋,每只0.2元,以前这些东西一文不值。

“近20天来,已回收了1000多只。”张小文说,“回收的农药瓶和农药包装袋数量,约占销售量的70%。”以前田里经常会看到散落的农药瓶、农药袋,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了,环境更干净了。“正在买农药的农民王凤娟接着说。

日前,省政府制定了《浙江省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试行办法》,决定于2015年9月1日起,在全省范围内实施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并将它纳入各地生态建设等考核内容。

今年晚稻生产丰收在望,统一的病虫害防治已经全部完成。昨天,在浙江嘉兴南湖区净相农机专业合作社,可以看到仓库里堆放了大量使用后的农药包装瓶、袋。“合作社统防统治的4000多亩稻田产生的废弃农药包装都在这里,光500毫升、700毫升的瓶、袋就有6000多个。”合作社机手宋甫根今年多了个新活,把所有废弃农药包装物收集整理了起来,将把其卖给专门的回收点。

对清洁环境的向往,加上不低的回收价格,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大增,很多农民除了积攒自家用过的农药废弃包装物,有些还走到田间地头、沟渠河边捡拾这类废弃物,数量多的一次可以卖几百元,也有甚至上千元的。去年第一年回收废弃农药包装物,盛水忠总共支付了1.5万元回收款。今年回收工作已近尾声,2个多月时间里,附近村庄村民拿来的废弃包装物已经拉走处理一卡车,还有部分储存在仓库里,到目前盛水忠已支付近1.7万元回收款。

为减少废弃农药包装物对农田生态系统的破坏,特别是为了减轻农业面源污染,淳安县每年安排370万元,专门用于废弃农药包装物的回收处置。”我们已在全县设置了135个回收点,要求所有的农资店记好销货台账和回收台账,做到哪里卖哪里收,一些大的乡镇,还在村里配备了农药包装物回收协管员。“据淳安县农业执法大队大队长余廷贵介绍。

其实,废弃农药包装的“回家之路”早已启动。2014年,省农业厅在21个县试点开展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处置。为了让更多农药瓶尽早结束“奇幻漂流”,各试点地区为它们摸索出了一条条“回家的路”。据统计,试点一年来,全省共回收农药废弃包装物2865万件,重量达599吨。

一个集收集、收购、处置于一体的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体系,今年已在南湖区农村建立起来。

像玉芬农资商店这样的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点,今年在南湖区共有49个,一个集收集、收购、处置于一体的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体系,如今在南湖区农村建立并完善起来。

淳安农药抛弃物管理已走在全县前列,农业生产资料网点支起回收。对于农业废弃物的循环利用,淳安千岛湖淳珍食用菌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余绵恒同样深有体会。在淳珍食用菌专业合作社看到,废桑枝经过处理,成了生产黑木耳的优质原料。废菌棒发酵后产出的沼气,用来灭菌、控制菇房室温,沼液沼渣成了有机肥,实现了”桑-菇-沼-肥“的循环利用。”用废桑枝生产的黑木耳营养成分高、口感好,每公斤能多卖40元。“余绵恒说。

废弃农药瓶能换钱

农业种植过程中难免要用到各种农药,大多农户会把用完的农药瓶扔进垃圾桶,部分则直接扔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而这些农药瓶里往往还残留有一定的农药,不仅给人畜安全带来隐患,还容易造成农业面源污染。

为配合南湖区“五水共治”,防止废弃农药包装物散落田间而污染环境,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和生态文明建设,去年南湖区出台了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工作实施办法,设立专项资金,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

就在上个月26-27日,浙江省整建制推进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工作座谈会在我县召开,淳安、湖州、永嘉等6个县在会上作了典型交流发言。

一大早,余杭区仁和街道普宁村的种粮大户郭金茂带着一大袋用过的农药瓶和农药袋,来到西小河社区的丰盛种子有限公司。只见这家不大的农资店里好不热闹,不时有农户进进出出,有买农药的,也有不少和郭金茂一样是来卖空农药瓶的。

为配合南湖区“五水共治”,防止废弃农药包装物散落田间而污染环境,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和生态文明建设,今年南湖区出台了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工作实施办法(试行),设立专项资金,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和集中处置。

南湖区以绿农农资公司为具体农药废弃物回收实施主体,今年经过申请、筛选、审核,最终49家连锁农资网点成为参与回收单位。南湖区也召开了多次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相关会议,进一步明确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操作流程、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标准并签订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工作责任书和承诺书。在环保等部门协调对接下,绿农农资也与嘉兴市固体废物处置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工业危险废物处置合同,并落实了近1000平方米的废弃物储存仓库。

来自全省各地的60余名与会代表,先后参观了我县农药废弃包装物回收处置点——姜家镇农业综合服务部东庄门市部,沼液配送肥水一体化、绿色防控示范点——汾口强龙茶厂茶叶基地,秸秆利用示范点——杭州千岛湖新桥食用菌专业合作社和县沼肥配送指挥中心。四种生态循环农业模式,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来到店门口,郭金茂把满是农药包装的袋子递给店主李建法。李建法驾轻就熟地打开袋子,一边清点,一边将农药瓶一个个重新装箱,又把农药袋扎捆打包。

“200毫升以下农药瓶(罐),每只0.3元;200毫升(含)以上农药瓶(罐),每只0.5元;50克以下农药包装袋,每只0.1元;50克(含)以上农药包装袋,每只0.2元。”区农经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以绿农农资公司为具体农药废弃物回收实施主体,已有具备相关资质要求的72家连锁网店经过申请、筛选、审核,最终成为参与回收单位。

绿农农资相关负责人陆建良告诉记者,南湖区今年已累计支付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款80多万元,预计全年总共支付回收款100万元。为确保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工作顺利开展,南湖区还建立了监督管理机制。区农经局及相关部门、第三方中介机构将定期检查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工作的进展和各项措施的落实情况,并对各农资经营回收点和回收运输单位的回收数量和质量进行抽查。

可见,淳安防控农业面源污染,已经走在全省前列。

“老规矩,大瓶1块一只,袋子1毛钱一个。你这些一共是300块钱。”李建法按了按手中的计算器,又掏出3张百元纸币递给郭金茂。

农民把废弃农药包装物送到回收点,就可获得相应的补贴。回收点以“谁销售,谁回收”为原则,按照政府规定的统一标准进行回收,并认真做好农药进销台账和包装物回收三本台账,按农药瓶原箱原装原盖,农药袋按相同类型规格每包20只扎成捆等要求回收,防止出现二次污染。

“旧瓶、旧袋都能卖钱了,谁还舍得乱扔啊?”郭金茂说自己种了60亩水稻,一年至少要用掉大大小小的几百瓶农药,粉剂农药袋更是有上千个。“以前,这些瓶子、袋子都没人在意,不少都随手扔在路边了。”

经过区环保局等部门协调对接,绿农农资公司已与嘉兴市固体废物处置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工业危险废物处置合同,废弃物的储存仓库已落实在七大公路边远离居民区的绿农合作社仓库。其他各项准备工作,包括运输车辆、回收网点、收储仓库、人员已经全部部署到位。接下来将分期分批送到嘉兴市固体废物处置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避免发生废弃农药包装物的二次污染事故。

“别看农药包装不起眼,它的农药残留物和包装物本身对土壤和水体都会造成污染。”据余杭区农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2011年,余杭就把全区165家农资经营网点列为农药废弃包装物固定回收点,规定由3家储运单位定时、定区域归集到专用仓库,最后再运输到专业的固废处置环保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

据悉,为确保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工作顺利开展,南湖区还建立了监督管理机制。区农经局及相关部门,各镇农业服务中心也将定期检查废弃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工作的进展和各项措施的落实情况,并对各农资经营回收点和回收运输单位的回收数量和质量进行抽查。发现回收点违规骗取财政资金,一经查实即取消回收资格,并将追偿已拨付的财政资金。

于是,李建法的这家农资店又多了一项新任务——有偿回收废弃农药包装。按照余杭区统一回收价格标准,农药瓶按容量大小分别以每只0.2元、0.5元和1元回收,农药包装袋也按含农药重量分别以每只0.1元、0.2元回收。李建法粗粗一算,仅去年一年,他这家小店至少回收了5万个农药瓶、20万只农药袋。

所以在建设新型农业生产的道路上,我们还需要不断的学习与创新,在解决问题和发现问题的路上,不停的发展与完善绿色农业的完美体系。

“真是难以想象,要是这些农药瓶都被丢弃在田间地头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李建法卷起自己的衣袖,露出胳膊来给记者看,“农药瓶的危害可不小,上个月我清点农药瓶时一不小心手臂上沾了几滴‘噻嗪酮’,疤痕到现在都没褪去。”

据了解,截至2014年底,余杭区共回收各类农药包装3492万件,并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实现80%以上的回收率。

专职保洁员进村来

下午时分,53岁的盛金娥和鄞州区横街镇其他5名农田保洁员驾着电动保洁车,分别向各自负责保洁的村子进发。她们的任务就是将丢弃在田间地头的废弃农药包装捡回来,统一放到镇环卫站里的专用农药废弃包装储存仓库。

不多久,盛金娥便来到应山村。沿路边停好车,她拿起火钳和垃圾袋沿着田埂捡拾废弃农药包装。眼下正是农忙时节,不少农户将除虫、防病后用完的农药瓶扔在田间。盛金娥一个个地捡起来,放入袋子里,约摸20来分钟她那蛇皮袋就装了一小半。

“我和胡塞金两人一组,负责保洁应山村、半山村、岐山村等4个村子的农田。”盛金娥说,现在这个时候工作量比较大,她们三四天才能将这些村子转一圈。“去年,咱横街镇收集的农药废弃包装物就多达30吨。”

在鄞州区20个镇乡都有像盛金娥这样的农田保洁员,他们或由村里直接招募,或由镇环卫站的清洁工代为负责。这些保洁员将农户们丢弃在农田、路边的包装袋收集起来后,运送至镇级农药废弃包装回收点,再由镇里联系专业环保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置。

除了依靠农田保洁队伍,鄞州又采用了另一种“战术”来收集种养殖大户产生的废弃农药包装。在鄞江卧心生猪规模养殖场,养殖场负责人吴嘉辉正让工人们将使用后的疫苗瓶收拢,放入养殖场内的农药废弃包装收集箱。

“装满一箱后,又让人运送至镇里的集中回收点。”吴嘉辉说,他的养殖场年出栏生猪上万头,每年产生疫苗瓶等废弃农药包装达三四吨之多。“这些瓶子理起来很麻烦,因为有药物残留不能直接运送环卫站,而深埋处理也会破坏环境。”

“去年,区里在300多个种养殖规模基地设置了废弃农药包装收集点,要求大户们自行将废弃包装运送至收集点。”鄞州区农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他们会对每一个种养殖大户回收的农药包装进行统计,根据种养殖规模评估其回收率是否达标,不达标的单位难以享受相关的产业扶持政策。

www.3522.vip ,据统计,截至2015年7月底,鄞州区已统一回收集中无害化处理农资包装废弃物266.485吨。

强化回收优化处置

从21个县、市、区试点,到如今即将在全省推开,农药瓶的“奇幻漂流”之旅就要结束。然而,如何让它更好地回家,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无论是依靠‘农资经营网点统一回收’的余杭模式,还是‘农田保洁队伍收集和规模种植主体自行收集相结合’的鄞州模式,目前都很难说出孰优孰劣。”在省植物保护检疫局副局长何春龙看来,在下一步向全省推广过程中,各地不仅要借鉴余杭、鄞州等前期试点地区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创新回收模式,进一步提高废弃农药包装的回收率。

“农药废弃包装物的处置涉及回收、运输、仓储、无害化处理等多个环节。各地实际情况不同,因地制宜才能真正做好这项工作。”何春龙特别提到,海宁在试点过程中,利用供销社农资供销系统进行22种基本农药零差价统一配送,促进废弃包装物统一回收。“这种模式就是在农资网点统一回收基础上的一种发展,有利于提高回收率。”

回收只是第一步,做好收回来的废弃农药包装无害化处理更是至关重要。据了解,农药废弃包装物因有毒有害,其无害化处理需具备相关资质的环保企业才能处理。然而,目前全省具备处理资质的环保企业仅12家,且地区分布也不合理,处理能力有限。

“处理能力跟不上回收速度的尴尬局面,可能会影响废弃农药包装回收在全省的推广。”省植物保护检疫局农药械管理科副科长高吉良举例道,东阳市本已制定回收处置办法,但因回收处置单位年内焚烧处置业务饱和,回收存放可能造成二次污染问题等因素影响而暂时搁置了回收工作。

对此,省植物保护检疫局有关负责人建议,应充分发挥全省现有专业危险废物经营许可单位和医疗固废等处理设施的作用,同时尽快建设一批固废无害化处理设施,确保农药包装废弃物无害化处置,避免回收后造成二次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