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利益优先【www.3522.vip】,升高生态修复工程执行政管理理功用

提高生态修复工程实施管理效率

  中国绿色时报7月31日报道(作者 朱春全) 国家公园与其他各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地是重要的绿色基础设施,建立完整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是全球公认最有效的自然保护手段。
  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综合多样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但是尚未正式设立国家公园。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总体部署,为中国加强生态保护、维持和提高生态系统服务、保障民生和国家生态安全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自1956年以来,中国陆续建立了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湿地公园、森林公园和水源保护区等十几个类型的自然保护地,数量已经过万,约占国土总面积的20%。这些自然保护地对保护珍稀濒危的野生动植物、代表性生态系统、壮美的自然景观、重要的地质地貌和历史文化遗迹等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在大熊猫、藏羚羊和朱鹮等濒危物种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申报和管理以及加强自然保护地管理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赏。
  虽然中国在自然保护领域取得了显著成绩,但是还远不能满足人们对经济社会发展、享受自然美景、身心健康和精神文化价值的需求,不能满足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和美丽中国的要求。因此,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初衷就是要树立“生态保护第一”和“全民公益性优先”的理念,三大目标并重,提升自然保护地的生态代表性,理顺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提高管理的有效性,保护自然生态系统和文化遗产的原真性、完整性。
  树立生态保护第一的理念,提升自然保护地的生态代表性,完善自然保护地体系   国家公园是各种构想的集合,承载着人们对自然的多种多样的厚望。提起国家公园,人们不由自主地会想起极具震撼力的名川大山、蓝天白云、壮美的峡谷和瀑布、魔幻般的山峰和冰川、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自由咆哮的野生动物、尽情飞翔的鸟、清澈流淌的河流、湖边篝火旁的畅谈和自由自在的家庭旅行。
  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是1872年美国建立的黄石国家公园。当时,美国正处于鼓励人们征服自然、实施西部大开发时期,大量森林被砍伐、成千上万的美洲野牛等野生动物被猎杀,自然景观被破坏。因为尼亚拉加瀑布的毁灭性开发,美国被欧洲游客耻笑为“落后和野蛮的国家”。同样,约塞米蒂山谷等壮美的自然景观区也被少数人开发占有。建设美国国家公园的构想,正是为了遏止这些野蛮的开发行为,为了当代和未来世代的利益,保护那些非常重要的自然遗产免遭破坏。然而,美国国家公园也经历了大量修建道路、旅馆和宿营地,开发旅游景点、吸引大量游客,猎杀野生动物,忽视当地原住民权益等过度开发的阶段,这些自然保护地也曾经沦为商业产品。
公共利益优先【www.3522.vip】,升高生态修复工程执行政管理理功用。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科学发展和保护意识的提高,荒野保护、物种保护、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生态恢复、社会公平和公民教育越来越受到重视,现在已经成为国家公园构想的主流。尽管美国国家公园的管理存在着旅游开发与自然保护拉锯式的演进过程,然而相关的立法和执法发挥了重要作用,如美国国家公园组织法赋予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重要使命,即“为了当代和未来世代的利益,保护风景、自然、历史遗迹和野生生物,使其维持未受损害的状态”。美国陆续颁布的《荒野法案》《濒危物种保护法案》和《野性和风景河流法案》等,逐步确立了“生态保护第一”的国家公园理念。
www.3522.vip ,  国家公园是珍贵的自然瑰宝,是自然保护地体系中的精华,是最重要的代表性生态系统的核心,荒野区域的代表、野生生物的乐园,还是自然实验室和自然保护的指针,也是大众游憩的胜地和人类的精神家园。
  在中国,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不是把现有的所有自然保护地都统统叫做国家公园,而是把其中的一部分符合国家公园标准的自然保护地直接转成国家公园,或者对符合国家公园标准的两个或多个自然保护地整合组建或扩建成为国家公园,也可能在符合标准的区域新建国家公园。与此同时,对于未划入国家公园的其他所有自然保护地类型,按照统一的分类标准进行系统的科学分类。在此基础上,构建完整的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
  建立统一、规范、高效的国家公园及其他类型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主要目标是加强自然保护,解决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如:重叠交叉、多部门分头管理等问题,立法规划等也存在部门利益难以一致、保护效率低下的问题,中央与地方的事权不清晰、支付责任不匹配,导致政府投入不足、公益性缺失的问题。因此,建议统一规划与管理,从根本上解决各部门分头设置自然保护地的现状,以保障国家长远利益和生态安全为出发点,行使相关的监管职责和提供资金保障,制约强烈的过度开发冲动。通过主要由中央政府承担事权和资金保障的机制建设,来充分体现国家公园体制的“生态保护第一”和“全民公益性优先”的核心理念。
  建立统一、规范、高效的国家公园及其他类型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目的是在整合组建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地管理机构的基础上,配合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和法制建设,开展中国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的系统评估,推动跨部门公众参与的社会立法,依法界定包括国家公园在内的各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地的管理体制,管理办法,资金机制,监测、监督和考核机制,理顺和完善中国自然保护地的法律法规体系,使各级各部门和社会各界遵守和执行同一个法律,依法管理好国家公园和各类自然保护地,最终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依法管理。
  理顺保护与利用的关系,实现自然保护地有效管理,世代传承自然遗产   建设国家公园的目的是保护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必须坚持自然保护第一、严格保护、有限制地利用的理念。因此,应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目标与国家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全方位结合,尤其是要与主体功能区规划、划定和管好生态保护红线紧密结合,选择自然价值和风景文化价值最高的区域整合组建或划建国家公园,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确保其自然状态不受损害、自然与文化价值不降低。同时,借此时机,对其他所有的自然保护地类型进行科学梳理,该严格保护的要严格保护起来,需要恢复的区域得到恢复,需要其他方式干预的进行合理的干预。对那些允许可持续自然资源利用的区域进行合理利用,从根本上解决保护与利用之间的矛盾,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的有效管理。
  中国历史悠久,没有人居住和人类活动的自然保护地很少,没有人烟的荒野区域也不多,多数地方,包括自然保护地内和周边地区都有长期的或短期的人类活动。建立国家公园不可能大规模地进行移民搬迁。因此,保障和提高当地(国家公园内及其周边地区)居民的利益,让他们参与国家公园治理与管护,为他们寻找替代生计来源,是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和完善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实现有效管理的有效途径之一。建议根据自然资源权属和资源利用的传统,提供社区参与国家公园规划设计和管理方案制订、实施,以及利益分配方案的协商与决策,充分保障当地居民的切身利益。(作者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中国代表处驻华代表、生态学博士、研究员)

中国绿色时报7月31日报道(作者 朱春全)
国家公园与其他各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地是重要的绿色基础设施,建立完整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是全球公认最有效的自然保护手段。
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综合多样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但是尚未正式设立国家公园。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总体部署,为中国加强生态保护、维持和提高生态系统服务、保障民生和国家生态安全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自1956年以来,中国陆续建立了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湿地公园、森林公园和水源保护区等十几个类型的自然保护地,数量已经过万,约占国土总面积的20%。这些自然保护地对保护珍稀濒危的野生动植物、代表性生态系统、壮美的自然景观、重要的地质地貌和历史文化遗迹等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在大熊猫、藏羚羊和朱鹮等濒危物种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申报和管理以及加强自然保护地管理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赏。
虽然中国在自然保护领域取得了显著成绩,但是还远不能满足人们对经济社会发展、享受自然美景、身心健康和精神文化价值的需求,不能满足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和美丽中国的要求。因此,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初衷就是要树立生态保护第一和全民公益性优先的理念,三大目标并重,提升自然保护地的生态代表性,理顺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提高管理的有效性,保护自然生态系统和文化遗产的原真性、完整性。
树立生态保护第一的理念,提升自然保护地的生态代表性,完善自然保护地体系
国家公园是各种构想的集合,承载着人们对自然的多种多样的厚望。提起国家公园,人们不由自主地会想起极具震撼力的名川大山、蓝天白云、壮美的峡谷和瀑布、魔幻般的山峰和冰川、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自由咆哮的野生动物、尽情飞翔的鸟、清澈流淌的河流、湖边篝火旁的畅谈和自由自在的家庭旅行。
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是1872年美国建立的黄石国家公园。当时,美国正处于鼓励人们征服自然、实施西部大开发时期,大量森林被砍伐、成千上万的美洲野牛等野生动物被猎杀,自然景观被破坏。因为尼亚拉加瀑布的毁灭性开发,美国被欧洲游客耻笑为落后和野蛮的国家。同样,约塞米蒂山谷等壮美的自然景观区也被少数人开发占有。建设美国国家公园的构想,正是为了遏止这些野蛮的开发行为,为了当代和未来世代的利益,保护那些非常重要的自然遗产免遭破坏。然而,美国国家公园也经历了大量修建道路、旅馆和宿营地,开发旅游景点、吸引大量游客,猎杀野生动物,忽视当地原住民权益等过度开发的阶段,这些自然保护地也曾经沦为商业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科学发展和保护意识的提高,荒野保护、物种保护、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生态恢复、社会公平和公民教育越来越受到重视,现在已经成为国家公园构想的主流。尽管美国国家公园的管理存在着旅游开发与自然保护拉锯式的演进过程,然而相关的立法和执法发挥了重要作用,如美国国家公园组织法赋予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重要使命,即为了当代和未来世代的利益,保护风景、自然、历史遗迹和野生生物,使其维持未受损害的状态。美国陆续颁布的《荒野法案》《濒危物种保护法案》和《野性和风景河流法案》等,逐步确立了生态保护第一的国家公园理念。
国家公园是珍贵的自然瑰宝,是自然保护地体系中的精华,是最重要的代表性生态系统的核心,荒野区域的代表、野生生物的乐园,还是自然实验室和自然保护的指针,也是大众游憩的胜地和人类的精神家园。
在中国,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不是把现有的所有自然保护地都统统叫做国家公园,而是把其中的一部分符合国家公园标准的自然保护地直接转成国家公园,或者对符合国家公园标准的两个或多个自然保护地整合组建或扩建成为国家公园,也可能在符合标准的区域新建国家公园。与此同时,对于未划入国家公园的其他所有自然保护地类型,按照统一的分类标准进行系统的科学分类。在此基础上,构建完整的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
建立统一、规范、高效的国家公园及其他类型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主要目标是加强自然保护,解决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如:重叠交叉、多部门分头管理等问题,立法规划等也存在部门利益难以一致、保护效率低下的问题,中央与地方的事权不清晰、支付责任不匹配,导致政府投入不足、公益性缺失的问题。因此,建议统一规划与管理,从根本上解决各部门分头设置自然保护地的现状,以保障国家长远利益和生态安全为出发点,行使相关的监管职责和提供资金保障,制约强烈的过度开发冲动。通过主要由中央政府承担事权和资金保障的机制建设,来充分体现国家公园体制的生态保护第一和全民公益性优先的核心理念。
建立统一、规范、高效的国家公园及其他类型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目的是在整合组建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地管理机构的基础上,配合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和法制建设,开展中国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的系统评估,推动跨部门公众参与的社会立法,依法界定包括国家公园在内的各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地的管理体制,管理办法,资金机制,监测、监督和考核机制,理顺和完善中国自然保护地的法律法规体系,使各级各部门和社会各界遵守和执行同一个法律,依法管理好国家公园和各类自然保护地,最终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依法管理。
理顺保护与利用的关系,实现自然保护地有效管理,世代传承自然遗产
建设国家公园的目的是保护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必须坚持自然保护第一、严格保护、有限制地利用的理念。因此,应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目标与国家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全方位结合,尤其是要与主体功能区规划、划定和管好生态保护红线紧密结合,选择自然价值和风景文化价值最高的区域整合组建或划建国家公园,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确保其自然状态不受损害、自然与文化价值不降低。同时,借此时机,对其他所有的自然保护地类型进行科学梳理,该严格保护的要严格保护起来,需要恢复的区域得到恢复,需要其他方式干预的进行合理的干预。对那些允许可持续自然资源利用的区域进行合理利用,从根本上解决保护与利用之间的矛盾,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的有效管理。
中国历史悠久,没有人居住和人类活动的自然保护地很少,没有人烟的荒野区域也不多,多数地方,包括自然保护地内和周边地区都有长期的或短期的人类活动。建立国家公园不可能大规模地进行移民搬迁。因此,保障和提高当地(国家公园内及其周边地区)居民的利益,让他们参与国家公园治理与管护,为他们寻找替代生计来源,是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和完善中国自然保护地体系、实现有效管理的有效途径之一。建议根据自然资源权属和资源利用的传统,提供社区参与国家公园规划设计和管理方案制订、实施,以及利益分配方案的协商与决策,充分保障当地居民的切身利益。(作者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中国代表处驻华代表、生态学博士、研究员)

中国林业网8月23日讯8月16日,四川省政府新闻办在成都召开解读中共四川省委十届八次全会精神第二场新闻发布会——绿化全川行动
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发布会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李晓骏主持,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厅长尧斯丹作为主发布人介绍有关情况,并与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水利厅、农业厅领导一起回答了记者关心的问题。
尧斯丹说,1989年,省委、省政府首次作出绿化全川重大决定,相继启动了长江防护林建设、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等重大生态工程,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36.02%,绿化覆盖率达到65%,巴蜀大地初步实现了山清水秀。省委十届八次全会着眼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四川,再次作出绿化全川重大决定,明确提出未来5年的目标任务,这是省委省政府对国土绿化一以贯之的高度重视和周密部署。
未来五年国土绿化覆盖率要达70% 新增森林面积3000万亩
尧斯丹指出,与前一轮绿化全川行动相比,这次行动将主要在四个量上给力。一是做足增量。未来五年全省国土绿化覆盖率要达到70%,新增森林面积3000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40%,是过去五年新增造林的4倍。二是管好存量。依法加强现有森林、草地等绿化资源的管理,落实好绿化管护责任,坚决守护好现有绿化资源。三是提升质量。充分尊重自然规律,积极吸纳科研成果,推广使用良种良法,切实提高现有森林质量。四是释放能量。坚持将绿化行动与改善群众身边环境、促进百姓脱贫增收结合起来,切实增强社会公众的获得感,促进全社会共建共享。通过5年的艰苦努力,让美丽四川绿水青山的自然底色更加鲜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环境更加优美。
九大行动确保目标任务完成
尧斯丹说,未来5年四川省将开展九大行动确保目标任务完成。
一是实施重点工程造林行动。依托天保工程、退耕还林、植被恢复等重点工程造林,充分利用不适宜耕作的土地、未利用土地,完成人工造林1400万亩、封山育林1600万亩,实现有山皆绿。
二是实施长江廊道造林行动。重点打造长江干流及金沙江、雅砻江、岷江—大渡河、沱江、涪江、嘉陵江、渠江等流域的基干防护林带和林水相依风光带。实施长江防护林工程建设,新建和改造长江流域生态廊道2万公里,保护修复湿地生态2500万亩。
三是实施森林质量提升行动。针对川中人工柏木林、盆周山区人工杉木和马尾松林、攀西地区飞播云南松林及川南竹林的分布情况和特点,科学编制实施森林经营方案,稳步推进森林抚育,实施森林提质2000万亩。
四是实施草原生态修复行动。严格落实草原承包、禁牧休牧轮牧、草畜平衡和基本草原保护等制度,大力发展人工种草,实施退化草地改良,推进退牧还草,实施草原生态保护恢复3000万亩,全省基本草原不少于2.13亿亩。
五是实施荒漠生态治理行动。以若尔盖、石渠等22个县(市)为重点,推进川西北沙化土地治理。以泸州、宜宾、凉山等10个市(州)所辖46个县(市、区)为重点,推进石漠化生态治理。开展金沙江、岷江—大渡河等流域干旱半干旱地区植被恢复试点。以攀西地区和其他主要采矿采煤区、大型工程项目涉及区域等为重点,推进工程创面和矿区废弃地、尾矿坝生态治理。全省实施荒漠生态治理1000万亩,创面生态综合治理率达到80%以上。
六是实施森林城市建设行动。强化城市绿线管制,推动湿地公园、山体公园、绿廊绿道建设。充分利用城市周边闲置土地、荒山荒坡和不适宜耕作的土地建设公园绿地,全省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14平方米。
七是实施绿色家园建设行动。结合建设彝家新寨、藏区新居、巴山新居和乌蒙新村,着力打造彰显花果景观的绿色美丽新农村。加强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居民小区等绿化美化,认定一批绿色单位、绿色校园、绿色社区、绿色军营和园林式单位和森林小镇,实现居民推窗见绿、出门见树。
八是实施多彩通道建设行动。坚持一路一景规划、乔灌草花结合、常绿落叶并重,着力打造以绿为主、多彩协调的森林生态景观带。全省新建和改造通道绿化3万公里,其中铁路绿化1800公里。
九是实施生态成果保护行动。严格落实森林、林地、湿地、沙区植被等生态红线,严格林木采伐和生态用地占用征收。健全和落实天然林管护体系,集中打造一批古树群落和森林古道。依法打击破坏生态建设成果的违法犯罪行为。全省新建森林公园60个,各类自然保护地达到500个,林地保有量不少于3.54亿亩。
五大措施为九大行动保驾护航
尧斯丹说,为确保九大行动落到实处、取得实效,四川省将重点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加强政策扶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加强项目资金整合,支持金融机构开发适合林业特点的信贷产品,支持担保机构开展造林绿化贷款担保业务。落实税收优惠政策,落实中央财政林业补助和林业贴息贷款政策,对家庭林场等经营主体给予补贴倾斜。
二是完善经营机制。积极培育造林大户、家庭林场、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林业职业经理人等新型林业经营主体,完善林业龙头企业动态评比机制。探索向社会主体购买财政性造林绿化、经营管护等服务,吸纳有劳动能力的贫困群众就地转成护林员。推进林权交易平台建设,探索林地、林木股份合作模式。
三是强化科技支撑。加强生态脆弱地区造林、退化土地治理和湿地保护恢复等技术攻关,加大现有科研成果转化及推广应用力度。强化造林绿化种苗保障,提高造林树种良种使用率,研究推广立体复合绿化模式。
四是推进依法尽责。探索跨区域创建义务植树基地,建立互联网等植树信息服务平台,支持通过捐资捐建、认管认养、爱绿宣传、购买林业碳汇等方式履行植树义务。支持发展专业性绿化养护队伍。完善谁破坏谁治理责任机制,同步推进公路、铁路、水电等工程建设及其创面植被恢复。
五是加强组织领导。强化行政动员、任务分解、指导督查、现场交流和考核通报,依法依规追究生态环境损害责任。打造一批绿化示范点,建设一批自然体验、自然教育基地。省绿化委员会已编制印发了绿化全川行动总体规划,接下来将督促指导各地各有关部门编制相应规划并组织实施。
四川客户端记者提问尧斯丹,如何把绿化全川与脱贫攻坚结合起来,让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尧斯丹说,四川省脱贫攻坚四大片区也是森林资源富集地区、绿化全川重点地区。近年来,省林业厅一直在统筹推进造林绿化和脱贫增收方面积极努力。特别是今年以来,省林业厅将超过60%的省级以上林业财政资金投入88个贫困县,已安排落实40亿元,占省级以上林业财政总投入的66.7%。实施营造林500余万亩,培育了生态经济兼顾的林业产业基地300多万亩。下一步,四川将进一步统筹做好绿化全川与脱贫攻坚两篇文章,实现既要叶子也要果子,既要林子也要票子,推动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一是完善造林绿化方式,重点生态工程向贫困地区倾斜。二是推进资源综合利用,大力发展大熊猫、森林、湿地、乡村等生态旅游,加快发展森林康养、森林体验,科学发展林下种植、养殖等林下经济。三是加强政策资金支持,继续将60%以上省级以上林业财政资金投入88个贫困县。四是改革创新绿化机制,坚持谁造谁有、合造共有的原则。
针对四川日报记者提出的大规模绿化全川中如何解决资金筹措问题,尧斯丹回答说,大规模绿化全川资金保障是关键,除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撬动作用外,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能够有效吸纳金融资本、社会资本和民间资金投入国土绿化事业的平台,四川省将设立国土绿化基金推动建立多元化投入机制。
就记者们关心的目前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进展情况,尧斯丹说,按照中央的要求,今年4月,由四川牵头,陕西、甘肃两省配合,启动了中国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编制工作。经过3个月的努力,现三省已初步完成大熊猫国家公园范围划定、公园内人员资产清查等工作,编制完成了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正由川、陕、甘三省联合上报中央有关部门审批。四川省在设计大熊猫国家公园中,主要坚持了以下理念:一是坚持保护大熊猫栖息地原真性和完整性的原则,这是首要的原则,把最应该保护的地方保护起来。二是突出体制创新的原则,把大熊猫分布地现有自然保护区、世界自然遗产地、森林公园、地质公园、风景名胜区、水利风景区、林场(林区)等各种保护地形式和范围整合纳入国家公园,解决跨部门体制性问题。三是坚持功能分区、差别化保护原则,结合国内外国家公园划建经验和四川实际,将大熊猫国家公园细分为核心保护区、生态修复区、游憩科普区、传统利用区,实行差别化保护。四是坚持统筹协调、兼顾各方的原则,既坚持保护优先,又兼顾国家、省重点工程项目规划、所在地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对国土空间利用的要求;既有利于资源保护,又充分调动当地党委、政府和群众的积极性。
省林业厅机关各处室、直属单位主要负责人以及有关专家参加发布会。(张杨
蒋大勇)

全国政协委员 霍学喜

  退耕还林还草、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等生态修复工程,投资持续时间长、覆盖规模大、社会影响深,在国土绿化、植被恢复、水土流失控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生态修复工程担负着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的重要职能。
  根据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资源经济与环境管理中心课题组监测结果,生态修复工程运行管理过程存在一些突出问题,集中表现为工程实施管理效率偏低。一些地方的生态修复工程规划质量不高,普遍缺少针对不同类型区域的生态修复技术规程和管理规范。其次,监督管理体制不完善,林业生态修复工程的规划实施管理过程缺乏开放度和透明度,导致工程实施效果大打折扣。调研中发现,一些地区
“补助资金价值与生态价值”间的转化率较低,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亟待提高。
  在贯彻新发展理念,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应高度重视提高生态修复工程实施的管理效率。为此建议:
  理顺生态修复工程管理体制,整合生态修复工程资金。生态修复工程实施管理具有区域综合性,涉及农业、林业、水利、国土、环保等部门。按照部门分工实施生态修复工程,难以突破各自为政、协作整合不足的“监管困局”,导致一些地区的不同生态修复工程交叉重叠严重、生态修复效果重复计算等问题。因此,应按照大部制改革框架,聚焦管理体制固化问题,突破政府部门分割格局,理顺生态修复工程管理体制,按区域、依规划整合生态修复项目和资金,解决工程项目过度交叉、严重重叠问题。强化中央的生态修复工程实施规划规制功能,完善国家监察与问责机制,同时引入第三方评估监督机制,确保项目质量和财政资金效率。
  推广政府部门采购制度,更好发挥市场作用。生态修复工程是民生工程、公共产品供给模式,近年来生态修复与治理领域的专业公司、科研院所、大专院校成长很快,具备提供生态修复工程实施的技术支持方案和管理方案能力,开放这类项目的市场环境已经成熟。问题的关键是,需要基于生态环境脆弱典型区域、生态安全重点区域进行先行先试,为探索构建政府采购生态产品的制度奠定基础;为探索构建政府、行业组织、市场主体相结合的生态修复工程实施的监管机制积累经验。如此,既可促进政府职能转变、打破部门壁垒,又可引导社会资本、科教机构技术、行业组织治理方案进入生态服务市场,培养一批生态服务产品供给主体,提高生态修复工程项目实施效果与财政资金效率,进而提高生态服务供给质量。
  坚持保护优先和自然恢复为主方针。实施生态修复工程必须尊重、顺应自然,充分发挥自然修复功能,才能事半功倍。事实上,随着人口城镇化,许多地区只需封山禁牧即可恢复植被,但需要借助有效的监测评估手段。因此,应健全全国土地覆盖数据库,重视应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动态监测自然修复与工程措施修复生态系统的区位差异,为有效决策生态修复方案和客观制定生态补偿标准奠定坚实基础。